栏目导航

news

新闻公告

主页 > 新闻公告 >

战友听说这是你吃过最难忘的一次年夜饭

发布日期:2022-02-01 10:17   来源:未知   阅读:

  调查称我国50岁以上男性四成患良性前列腺增生!2006年,新兵连,部队的第一顿年夜饭,包饺子是在那时候学会的,比拳头大,三个管饱。

  12年前的除夕那天,是我在部队过的第二个春节。虽然不能够与家人团聚,但是能和战友们一起欢度佳节,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在寒冷的长春,我们却感受到部队的深深暖意,队领导担负哨位警戒,炊事班忙着配菜做菜,为我们张罗一大桌丰盛的年夜饭。我们则围在一盆包子馅旁,大家有说有笑的,包的也是各式各样的,奇形怪状。还有在包子里包硬币的、辣椒面的、盐巴的、白糖的等等五花八门,看谁有福气吃到另样的包子。

  潜灶,指的是潜艇部队的伙食标准。到部队后,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潜灶的伙食实在太好了!

  大年三十的会餐是在晚上。几十张饭桌壮观地排开,每张桌子上都簇拥着数不清的珍馐美味,诱人的香气四溢,与大盆黄酒氤氲的蒸汽交织,与电视里播放的全国各地张灯结彩欢度春节的场景和声音交织……那一刻我恍惚了一下,感觉自己被闯进蟠桃宴的弼马温附了身。在桌上一个硕大的汤盆里,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甲鱼,我居然在食堂的餐桌上看到了甲鱼!

  这就是我在部队吃过的印象最深的一次年夜饭。其实,潜灶还不是部队标准最高的“饭局”,其上还有“空灶”,有了解的战友吗?

  当时我第一次离开父母、远离家乡,在军营里过年。虽然很想家,不能和家人团聚,但是有战友们在一起,还是心理有些慰藉。除夕那天首长们给我们新兵放了假,还让新兵上街买过年的东西,年夜饭让我们自己准备。年夜饭是饺子,战友和我都差不多,没怎么包过饺子,大家包出来的饺子奇形怪状,还挨了班长一顿训斥。一顿忙活总算是吃上了饺子,就着思乡的心情,这顿饺子吃得是五味杂全,令我十分难忘。

  实在找不到当时在部队吃饺子的照片了,这张照片是我在网上看到的,很像当年我和战友一起包的饺子。

  1994年2月9日(农历年三十),正值中国传统除夕,而非洲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却骄阳似火。我和战友们正在马普托一幢公寓里汗流浃背兴高采烈地忙活年夜饭。

  半年前,我们10名中国军人受国家和军队委派,以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的身份飞抵马普托,参加“联合国莫桑比克行动”(后称“联莫行动”)维和任务。数日后,我们就被“联莫行动”总部分别派往10个不同地区,与其他国家军事观察员混合编成执行维和任务。这半年来,大家聚少离多,这次过春节,战友久别重逢欢聚一堂,甭提多高兴了。

  年夜饭在欢快的气氛中进行,大家举杯欢畅,互送祝福。这非同寻常的年夜饭,是我参加“联莫行动”一年零八天中最幸福的时光,更是激励我继续打好“下半场球”,最终圆满完成维和任务的加油站。

  每逢大年三十,我都会想起1952年在朝鲜战场上度过的那个不平凡的除夕之夜。

  当时,我们连奉命在朝鲜铁原大星山的阵地上进行防御作战。美军依仗其空中优势,对我志愿军后勤补给线实施狂轰滥炸。眼看春节就快到了,可我连的官兵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上一顿饱饭了。

  记得年三十这天,大家正趁战斗间隙喘口气的时候,司务长突然匆匆跑进坑道,兴奋地对连长说:“连长,上级给我们送炒面来了。”听到这话,大家精神都为之一振。

  就在大家领到炒面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的时候,敌人新一轮的进攻又开始了,全连立即投入了战斗。这是一次恶仗,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战斗结束后,我悲痛地发现有些白天还没有来得及吃上炒面的战士,这时已经牺牲在阵地上了。

  吃完这顿特殊的年夜饭,我们又趁着夜色一举夺下了398高地。“吃完炒面过大年,打完胜仗过好年”,这就是我们在朝鲜战场上所经历的一次不平凡的除夕之夜。

  文章来源:中国退役军人(ID:zgtyjr)。转载需注明来自“中国退役军人”微信公众号,否则视为侵权。

  素材来源:青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张家口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济宁市兖州区鼓楼街道退役军人服务站、天津市滨海新区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上海市松江区军休所、上海市虹口区军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