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商务指南

主页 > 商务指南 >

湖南武冈留守少年辍学调查:孩子称被老师打耳光

发布日期:2022-02-01 00:46   来源:未知   阅读:

  走进湖南省武冈市龙从中学,只见黄泥巴路、黄泥巴操场,自制的木篮球架,全校没有一片人工种植的草皮,倒是围墙外青翠的菜地让人感到了一丝春意。刚下过一场大雨,学生不用做操,却也不能到操场嬉戏,因为太多积水,缺少植被的操场太泥泞,于是两层楼的教学楼的走廊就多了许多活泼的身影。

  黄健淇,2009年12月26日之前一直很平静地在这所学校享受着他的初三生活,但2010年4月,他给记者打电话时,已经离开了学校,去广东惠州一家电子厂打工,他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还想读书!”

  “2009年12月26日上午第三节课后,我给隔壁班的一位女学生写了一封信,在把信交给她的时候,被138班的班主任邓老师看到了,他跑了过来叫住了我,问我信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的,然后他打了我一个耳光。”黄健淇告诉记者。

  而打他的邓老师坚持认为,收信的女同学多次向他诉苦说不堪黄健淇的骚扰,而自己只是想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在他不理睬的情况下,想去拖住他,没想到他回身就踢了自己一脚,所以才会有了肢体冲突,自己出于责任感管教学生,却没想到被学生投诉打了他。(法制周报新闻热线)

  而当时在走廊上目击的学生则表示不知什么原因老师与学生打了起来,谁也没制服谁,最后学生被老师带到了校长室。

  “校长揪着我的耳朵往门框上撞,我的额头马上就肿了,头昏了好几天。”黄健淇叙述他在校长室遭受的“待遇”。

  对此,当事的王校长则表示自己只是想去把学生拉近一点,学生躲他,结果就撞到门框上,头肿了。

  然而谁也未曾料到的是,看似平常的一次老师管教“问题学生”,却引发了一个青春期少年的叛逆之心,并最终导致了少年的辍学。

  打架事件发生后,黄健淇便开始逃离邓老师的课堂,邓老师希望他能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写信给他班上的女同学,但他不肯,一番对峙后,邓老师提出了让他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课堂上,直至肯道歉。

  黄健淇的班主任张老师对记者说:“黄健淇的智商很高,但是厌学情绪很重,本来17岁的年龄应该读高二了,他读初二那年辍学跟父母到广东打工,一年后回来继续读初二,到了我的班上后我让他当班长,小心低价海外代购背后的美丽“陷阱”,本希望让他以班干部的责任感来约束自己,但他太叛逆了,在这个事情上他始终不肯道歉,不管怎么说,老师行使的是管教职责,他打老师应该要道歉。”

  “邓老师不让我上他的课,我很气愤,用石头把学校的围墙砸了个洞。但是学校不管老师把我赶出课堂的事,却要我赔围墙,他们还开车到我家,要我爷爷赔两千块钱。”黄健淇说道。记者问及是否这也是他被迫退学的原因之一,他表示了认可。黄健淇退学后,学校自己出钱修补了围墙。

  在老师眼中,黄健淇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叛逆少年,写信骚扰女同学,与老师争吵打架,砸烂学校围墙,他退学后,一直没有人去劝他重回学校。但是,在家人的眼中,他却是个懂事的孩子,至少在他的舅舅杨先生看来是这样。杨先生表示,外甥比较沉默,不太爱说话,可能是父母长年在外打工,他与年迈的爷爷又没有多少共同语言的缘故,每个学期,他都会利用周末去舅舅家几次改善生活,但是从未向其舅舅表露心事,在自己家的时候,外甥还会帮着做一些家务事。

  黄健淇的同班同学则告诉记者,黄健淇是他们的班长,上课很少说话,不是张扬和闹事的学生,他们关系很好。对于和老师的打架事件,他们回避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们希望记者能把黄健淇劝回来继续读书。

  黄健淇的父亲如今在广东惠州的一家公司当电工,他表示自己一直都很关心孩子的发展,一个月至少要打3个电话,而在记者问到谈话的内容时,父亲的语气略显低沉,他说儿子一直对他报喜不报忧,很少谈及心事,他的母亲也在惠州的一家商店帮人卖衣服,父母通常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看看儿子。(法制周报新闻热线)对于儿子的突然辍学,黄父显得很无奈,表示自己迫于生计外出打工,将儿子交给学校教育,却没想到发生老师打学生的事件,直接把自己的儿子打出了学校,他希望儿子能继续学业,却不想逼迫儿子继续回到给他留下深刻心理阴影的龙从中学,对于孩子的未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在采访中记者得知,龙从中学地处农村,条件简陋,但一直以来都凭借着优良的教学质量维持着学校的生存,虽然从全盛时期的800多学生降到目前的300多学生,但主要原因不在学校自身,而是农民进城和南下打工带走了大批适龄生源,目前在校的300多学生中,有70%是留守少年。

  龙从中学的教务处主任向记者提及了一个新的词汇“在校辍学”,表示在校的留守少年因为缺乏父母管教,在经济支配上又有一定的自由度,青春期的少年本身便缺乏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能力,他们甚至比大人更加追求自由和独立,而经济支配能力的增强更加催化了这种叛逆心理,黄健淇的辍学只是一个极端现象,更多的少年则是人在学校,身心却已远离。

  2008年出版的反映留守少年青春成长的长篇小说《空巢》反映了农村中学环境下留守少年的真实生活、生存状态。该书封面上方只露出一个少年的牛仔裤裤管、脏兮兮的球鞋,和夹在手里的半截香烟,少年似乎是坐在一棵枯树上,他的面目只能由读者猜测,封面下方是暴雨将至前的滚滚乌云,封底是归途中的雏鹰。黄健淇目前的状态,正像是封面上的那个茫然少年。

  记者在武冈市教育局采访的时候,得到的答复依然令人担忧:黄健淇的辍学虽然只是个案,但因点及面,留守少年的教育和心理辅导问题不容忽视。虽然各级政府、国家都非常重视这一问题,目前却苦无行之有效的解决之道。

  采访的最后,武冈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表示会调查黄健淇的辍学事件,如果查出学校有违反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行为,将会作出处理;龙从中学的王校长则表示如果黄健淇肯回来读书,学校热烈欢迎。